当前位置:二哈小说>书库>科幻小说>末世第七城> 0080 江湖规矩是红线

0080 江湖规矩是红线

    软底胶鞋完全掌握不了着力点,临近目标楼层,曾锐的下落速度再次放缓。

    “文竹盆景!艹!终于到了!”

    不过十余米的距离,曾锐花了近十分钟才隔着玻璃站在了李戚家阳台上摆放着的盆景面前。

    小心翼翼地从多功能战术马甲里取出玻璃刀,在玻璃上比划一番后选好了着力点,用一把弯头镊子轻轻划开了玻璃缝隙中微不可见的涂层。

    确定涂层松动之后,曾锐再次挥舞着玻璃刀,连续切割。类似于铁签刮牙的挠心声,不绝于耳。

    足足划了得有一分多钟,曾锐才将玻璃上划出了一处供自己可钻过去的小洞。在玻璃下落的那一瞬间,曾锐手疾眼快一把抓住!

    这算是本次行动中最难的地方,不但要求人的身体与心理素质过硬,对反应能力的考验也是极大。

    若是玻璃直接砸向地面,那梦乡中的李戚势必惊醒。那效果毕竟大打折扣,本次行动基本上也就宣告失败了。

    将玻璃轻轻放置在阳台上,确认基本上没有发出一点响动后,曾锐缓缓地喘了一口粗气。

    双臂肌肉微微颤动,溜门撬锁虽然被江湖人所不耻,但不得不说这是一门极具技术含量的工种。

    下九流中的八盗,要练就一身绝活,绝非易事。光是油锅里捞铜钱这样的本事儿,就不是正常人能够受得了。

    客串了一把的曾锐,满身大汗。划玻璃看着操作简单,但在保证效率平稳的同时,还得控制住动静,对曾锐这种糙汉子来说明显就是技术活了。

    手得稳,心得正,正是应了那句眼到手到心到!

    曾锐此时的身体状态,不亚于参与了一场长达半个小时的肉搏战!

    猫着腰钻进阳台,曾锐先解下绑在身上的安全扣。

    将脚步一再放慢,轻手轻脚地直奔李戚卧室而去。

    李戚家住在城北商圈旁,临近区议会,以及各类市政单位,绝对称得上是地理位置优越。

    再加上小区的安保,绿化,包括整体风格在整个城北都是排在前列的,房价必然高居不下。

    可当曾锐进来发现,李戚的家中装修的并不如想象中那般富丽堂皇,三室两厅的房子采用白色调为主,地砖,墙漆,电视柜,包括沙发一白到底。

    将原本挺繁杂的装潢都简化了,没有多余的装饰,材料和色彩等。

    曾锐估摸着这从外头瞅挺高档的小区,这全部装修下来,恐怕还没花上十万块钱。心里对李戚的印象也稍稍有所改变。

    位于主卧旁的儿童房里,一名大约十岁左右的小男孩。盖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个小脑袋来,做着美梦呢。

    不做停留,扭头迈步。

    曾锐的软底胶鞋在这时也终于发挥出了作用。后脚跟着地,脚尖缓落,即便是就睡在直线距离不超过曾锐三米远的李戚夫妇,也听不着半点动静。

    曾锐将早已拿在手中的一盒子弹轻轻地放在了李戚脑袋旁边的床头柜上,微微叹息一声后便直接离去。

    路上跑的,祸不及妻儿。这是规矩,绝大多数都会遵守。要不然亡命徒一急眼,抓不着对伙就冲着对伙家人撒气,那整个社会秩序也都乱了套了。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很少会有人愿意触碰这条约定俗成的红线。

    曾锐也罢,易达也罢虽然法子是这两人捣鼓出来的。但从头至尾,两人都没有想过要对李戚做什么。

    首先,李戚可是政务中心的副处级领导。在行动这个问题上,曾锐张鹏等五人和一心奔着复仇来的悍匪林绝对不一样。

    人家可以无视任何的条条框框,自然也不在乎你们路面上划出的红线。

    但曾锐一伙人不行,李戚一出事,就等于是捅了马蜂窝了。那但凡留下一丁点蛛丝马迹的曾锐等人立马就会上线!

    其次,这次的行动目的是为了让与李富贵死抱一把的李戚想明白,再整下去划不划算。潜台词是我今天能大晚上进你家放子弹盒,那明晚子弹就能从你脑袋里穿过去。

    当然,曾锐这只是为了恫吓,他有理由相信已经身居要职,有家有口的李戚是个聪明人。能够屡次站队,青云直上的李戚,面临抉择也会做出相对正确的决定吧。

    最后一点就是所谓的江湖规矩,虽然曾锐常常逃避这个话题,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现在同样也在路上。规则的制定,必然有它的道理,曾锐没理由做一个不经思考,胡乱打破规矩的人。

    办妥了一切后的曾锐,站在阳台上慢条斯理的再次将安全扣扣好,确认无误后拽了拽安全绳,钻出了小洞。

    顶楼天台上的四人合力,将曾锐拽了上来。

    返回天台的曾锐,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连抽了三根烟之后才平复下心情。

    “把东西都收拾好,撤退!”

    下达完指令后,四人井然有序地将攀登器材,按照来时的摆放,分门别类的装好,背着包下楼离去。

    是的,作案工具用完了还得带回去,不是怕留下证据。

    而曾锐压根就没打算将攀登器材销毁,这一套装备下来小两万!勤俭节约是华夏美德传统美德,到了末世在曾锐这,同样适用!

    一行人上车,曾锐坐在副驾驶上向金主汇报着情况。

    “活干完了,一切顺利。”

    “叶哥,办事我放心。”

    反正好听话也不要钱,罗挚旗语气很自然地捧了一句。

    “下一步棋什么时候走?”

    “看你,越快越好。办完了告诉我就成,我给你们托底!”

    “行,再联系。”

    双方通话结束,易达驾车返回城郊小院。

    曾锐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思索着下一步棋应该如何走。

    第二天一早。

    李戚从睡梦中醒来,多年从政他养成了良好的作息规律。没有特殊情况的话,他生物钟固定晚上十点半睡,早上六点半起。

    昨晚因为李家的事儿,让他周旋于原本各种复杂的人脉关系中。将近十一点半才入睡,要比平常的睡眠时间少上一个小时,以至于他睁开眼意识还有些模糊。

    伸手向着床头柜摸去,想拿起手机,看看一夜过去,李家的事儿是不是有好的进展。

    在记忆中的位置没有摸到手机,反而是摸到了那一小盒冰冷的子弹。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