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二哈小说>书库>武侠修真>我真的斩了天道> 第八章 心间的沉重

第八章 心间的沉重

    后良终是领了一个杂役事务,便是巡视魂豕村庄。

    “一月一次便可,师兄多担待一下。”

    杂役执事谦卑的递上后良腰牌,那后面的职务名称已经变了模样。

    “领釜山魂豕村落巡游使,这名头可比之前那个大了去了。”

    后良笑呵呵的把玩着腰牌,脸上心中,皆无芥蒂。

    “那哪能比,一个在天,一个在地,这差事,要辛苦师兄了。”

    杂役执事依旧谦卑,说话间,双手配合着指了指天,又指了指地,称得上生动传神。

    “张兄抬举,都是为宗门办事,晚上在这里吃个饭,度娘,加两个菜,温一些酒水。”

    度娘应了一声,杂役执事假意推脱一阵,最后还是应了下来。

    一夜无话,到了第二天,后良便走马上任。

    釜山周围村落不少,大大小小十余个,后良简单规划一下路线,便带着度娘出发。

    带着度娘,是因为她对这里非常熟悉。

    后良也是这两日才知道,度娘本身就出自于釜山魂豕村落。

    “难怪来了这里后,经常见你神色有异,怕是想家了吧。”

    坐在马车上,后良向她问道。

    度娘脸色一变,犹豫再三,跪在地上:“请主人原谅度娘。”

    主人,这是度娘这类人,对后良这类人的称呼,但后良早就不让她这么叫了。

    今日度娘再叫出来,让后良神色一怔。

    他声音如往常般问道:“总要说说什么事情,再谈原不原谅吧。”

    口中说着,心思也是急转,莫这里头,有什么猫腻?

    “度娘……度娘曾背着主人,偷偷向家里送了吃食。”

    度娘的头抵在马车木板上,随着马车前行,木板颠簸间,不停的磕动她的脑袋。

    但她死死低着头,不肯躲避。

    后良低垂的眉头已经挑起,脸上带着一丝惊讶。

    “就这事?”

    “度娘……度娘实在是惦记家中弟弟身体,所以才……”

    “起来说话。”

    后良以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

    “啊?”

    “起来说话。”

    后良上前拉起她,又给她揉了揉略红的额头,道,“扶弟魔是错,但用食物扶弟,不算大事。”

    度娘瞬间泪目,一双柔目,满是温情。

    “别这么看我,真不是什么大事。”

    后良尴尬的咧咧嘴,被一个温柔似水的小姑娘这么看着,这谁受得了啊。

    “后良。”

    度娘糯糯的叫了一声,便扑到后良怀中。

    “红粉骷髅,红粉骷髅,一切都是红……”

    后良口中念咒,压制心中兽性。

    “呜~~”

    忽然一张小嘴迎面贴上……咒立停。

    车上旖旎,车夫则是一脸怯怯。

    这本是他的工作,结果因为里面这位大鬼,他成了车夫……

    日上三杆,马车终于到了第一个村落,后良带着度娘下车,姿态间亲密许多。

    “这……就是魂豕村落?”

    远远望着村口,后良被震撼的目瞪口呆。

    九根丈长的柱子,其中有五根上面穿着死尸。

    柱子从下巴扎入,直入天灵盖,其中一具,头顶有木尖刺出。

    剩余的四根柱子,通体暗红,显然久被鲜血侵染。

    “师兄不必太在意,这些刁民都是逃跑被抓回来的,如今这个结果,也是他们咎由自取。”

    驾车的车夫开口,总算让后良从震惊中走了出来。

    “逃跑被抓回来,可鞭笞、上刑,直接这般处死,太过了吧。”

    后良拍了拍度娘的后背,她的状态也不是很好,显得有些惧怕这场景。

    “刁民可恶,不如此,不足示警。”

    那车夫恶狠狠的,仿佛要把那几个已经死了的人,兀自扯下来鞭尸一般。

    后良长出口气,压下心中厌恶,摆摆手让他前面带路,进入村落内。

    此时已经有村中人出来接驾,多是一些瘦弱女子,却又怀着孕,男子只有孩童,大一点的一个也无。

    “这村里男人了?”

    望着脏乱的村落,和那破败的房屋,后良向车夫问道。

    “都去种地了,晚上才能回来。”

    后良点点头,在村里转了一圈,却只看到破败与不堪。

    孩童瘦弱,肋骨根根可见。

    妇女衣不掩体,双目空洞无神如入绝境。

    更让他难受的是,一半以上的妇女都怀了身孕,他知道这是为了什么。

    只走了一半,后良便无心再转下去,随便找了一个稍好的房屋走了进去休息。

    “妇孺枯瘦,粮食问题解决不了?”

    后良望着车夫,尽量用平静的声音问道。

    “猪狗一般的存在,吃饱又有什么意义。”

    那车夫回完话一扭头,便看到后良怒视着他,心中微惊,立刻解释道,“劳力有限,又要优先供着仙师,所以……”

    “劳力呢?”

    问完这话,后良便觉得自己傻了。

    劳力,可不是被他用来炼皮、炼肉了么。

    厌烦的挥挥手,没让车夫回答这个问题,便又问道:“一路走来,屎尿遍地,就不能建个厕所么?。”

    “没这个必要吧,他们……”

    “有必要。”

    不等车夫说完,后良便怼了一句,随后望着车夫诧异的眼神,无奈的叹息一声。

    “算了,去下一个村落吧。”

    后良起身,领着度娘率先走出破败的院落。

    “本事不大,脾气不小。”

    车夫在后面小声抱怨一句,又快步跟了上去。

    “后良,你怎么了?”

    车厢内,度娘拉住他的胳膊,轻声问道。

    “魂豕的村子,全是如此?”

    后良看起来有些激动,“住在屎尿间,食不果腹,动则身死,整个村落一个老人也无,这便是魂豕的生活?”

    度娘怔了怔,眼圈微红,轻轻的点点头。

    后良眼睛一闭,只觉得这见鬼的世界,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不堪。

    脏。

    一瞬间,他便找到一个形容这个世界的文字。

    脏的让人恶心。

    脏的让人无法直视。

    脏的让人想要逃离。

    “其他宗门的魂豕村落,也是如此么?”

    后良的声音有气无力,似心中理念被颠覆,觉得一切都是虚妄。

    “不知道,但听村中老人说,亦有好一些的,还有更坏一些的。”

    度娘的声音依旧糯糯的,只是往日温柔的声音中,多了许多惆怅与伤感。

    后良揽过她,把她抱在怀中,一时无言。

    到了下一个村庄,后良也只看了半个村落,一切如之前一般,只是村口的柱子上没有尸体。

    但那柱子上的殷红告诉后良,也只是现在没有。

    以前、以后,都是有的。

    “晚上去你家的村落住吧,也算是你回趟娘家。”

    靠着车窗,望着夕阳,后良有气无力的说道。

    “好的。”

    度娘有些开心,但她尽量回答的平静,因为他知道后良心情不好。

    后良确实心情不好,今日所见的一切,如沉重的巨石压在他的心头。

    这般人吃人的世界,修的长生,为了什么?

    他不明白,也不懂。

    脑中九长老那圆脸上,温和的笑容兀自存在。

    白朴微笑的面容,也不时在脑中闪烁。

    这些人是见不到这些么?还是他们选择性忘却?

    亦或是……整个世界的生态链决定,他们只能如此的对待这些人?

    想不明白,他也不想继续思索下去,可那一张张枯瘦的脸,一群群破衣烂衫的孕妇,总是在他脑海翻滚,仿佛在向他质问:

    为什么!!!

    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