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二哈小说>书库>都市青春>娇妻虐渣A爆了> 第495章 她是我的亲孙女啊!

第495章 她是我的亲孙女啊!

    原本以为靳国明会很快知道梁哲失踪的消息。

    却没想到,一直等了两天,不仅没有靳国明的消息,甚至连梁哲失踪的消息也没传出来。

    一查才知道,梁哲这货竟然找了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替身,如果他无法出现,就让替身出来见人、办事。

    且这个替身一举一动跟梁哲相差不大,一看就知是精心培养多年。

    叶长安无语:“这是做了多少亏心事,金蝉脱壳玩的贼溜!”

    两人没有等来靳国明的动作,反而是赵老爷子的宴会开始了。

    二月十一,赵家在位于城南的老宅摆酒,以贺赵老爷子的寿辰,名门商界自然都给足了面子。

    晚上七点,赵家老宅外头,光是豪车便停了百米远。

    ?宾客陆陆续续,因着距离过年没几天,天南海北的人都归了家。

    于是赵老爷子的宴会也更热闹,人更多!

    靳九渊和叶长安到的时候,宾客已经来的差不多,她打眼看了眼院子里摆的中式的酒桌,均是用的红漆木的老圆桌,就连桌子的摆放都有规矩,颇有旧时大宅院的味道。

    叶长安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嘴里却道:“这位老爷子也是讲究人呢。”

    靳九渊嗯了一声,正想说什么,赵家管家却走了过来。

    “靳九爷,靳少夫人。我家老夫人想见见靳少夫人,不知……”

    “不行。”靳九渊冷冷打断对方。

    上位者的气势好不掩藏的倾泻而出。

    管家下意识擦了擦额头根本不存在的汗,他略有结巴:“九爷,这……我家老夫人并无恶意,只是因为前段时间为我家老夫人治病想感谢靳夫人。”

    靳九渊冷哼一声:“单独见我夫人,你们是看不起我还是觉得有事必须避开我,恩”

    “不不不,不是这个意思,您误会了……”管家有些着急:“九爷您若是能一起自然更好……”

    这时,叶长安扯了扯靳九渊的衣裳:“好啦,我去看看。”

    靳九渊皱眉不语。

    叶长安微微踮起脚亲了亲男人的脸颊,笑着道:“放心,我很快回来。”

    “半个小时。”靳九渊说:“半个小时你若是没回来,我便去找你!还有,手机不许调静音。”

    “恩,记住了。”叶长安乖乖点头。

    一旁管家见此忍不住心里吐槽,这位靳九爷将自己夫人看的真紧。

    不过好在是搞定了,他松了了口气,连忙侧开身:“靳少夫人,这边请。”

    叶长安点点头。

    跟着管家往赵家后院而去。

    后院正厅中,赵老夫人今日穿了件竹青底刺绣的旗袍,脖子上戴着珍珠项链,肩上披了件皮草,花白的头发梳在脑后,用一根碧绿的簪子挽发。

    精神头很是不错。

    一旁的赵老爷子穿着绛紫对襟衫,头发一丝不苟,面目沉静,尽显威严与利索。

    叶长安走进,先点头打了招呼:“赵老先生,今日您寿辰,愿您松柏长青。”说完,又看向赵老夫人:“老夫人今日气色看着不错,不过还是要小心调养才是。”

    “长安,多谢你。”赵老夫人眼中尽是慈爱之色道:“若不是你,我这把老骨头只怕也过不到今天了。”

    “老夫人严重了。”叶长安并未没有跟他们叙旧的意识,而是直奔主题:“不知两位找我过来,可是有事”

    闻言,赵老夫人希冀的看了眼赵老爷子。这段时间她曾派人多次前往靳家,想要见见叶长安,可惜都被靳九渊回绝了。

    不仅如此,他更将叶长安行踪瞒的紧紧的,连偶遇都是痴心妄想。

    如若不然,也不会非要等到今天。

    老爷子轻咳一声,以掩饰心中的不自在。

    他沉默了片刻,斟酌着道:“你……可知道你父亲叶正诚,其实是赵家人”

    叶长安漠然的点头:“听阿渊和奶奶说起过!老爷子有话还请直说,只不过我终究是个外人,对赵家的事知之甚少,也不好多言。”

    听到这话,赵老夫人脸色一疆,眼中的亮起的光渐渐熄灭。

    赵老爷子威严的神色也有一丝皴裂,他道:“当年的事,都并非大家所愿。但你是赵家血脉之事,是不可改变的事实。落叶归根,你若是愿意回来,赵家永远都有你一席之地。”

    听到这话,老夫人着急了,她紧紧拽着披肩:“长安,你……我知道这些年你受了不少委屈,你……能不能给我们一个弥补的机会”

    叶长安诧异:“老夫人这话便严重了,我过的很好,何来委屈一说。”

    看了看时间,已经将近二十分钟过去,阿渊应该等急了。

    她嘴角挂上笑容,起身道:“若没什么事,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也不等两人反应,径直转身离开了。

    “长安……”

    赵老夫人还想追,可没走两步就被赵老爷子按住:“行了,这丫头话说的如此明显,我看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怎么可以!”赵老夫人心口一酸,眼眶便湿了:“她是我的亲孙女啊!”

    “她也是我的亲孙女。”

    赵老爷子道:“靳家那个老太婆想必已经将当年的事尽数告诉她了,你觉得她还愿意回赵家么即便愿意,你又要如何面对子宏和阿绪别忘了,但年子宏的腿是因为叶正诚才残疾的。这孩子现在若真回来,就是众矢之的。”

    听到这话,老夫人没在说话,只是沉默的抹眼泪。

    这也是她迟疑的原因。

    老爷子长叹一声:“更何况,她如今嫁入靳家,靳九爷对她很是看中,她又怎会将赵家看在眼里。”

    可惜了……

    若是叶长安是赵家人,那与靳家联姻,便能更上一层楼。

    想到自己的那些孙女,赵老爷子满心都是无奈。

    叶长安告别赵老爷子后,循着记忆往前厅走去,只是天色已暗,她没走多远便岔了路。

    她绕过假山,正要原路返回时,却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对话声——

    “你就真愿意看着那个女人回来”

    这声音很熟悉,是赵婷婷的声音。

    叶长安皱了皱眉,下意识往后一缩,躲进了假山中。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