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手起刀落

    张云被抛到空中没多久,就在重力的影响下,直勾勾地落到地上,狠狠地摔了个狗吃屎。

    而几个武者也在短暂的懵逼后,回过神来,飞快地拔出武器,仿佛狼群似的围了上去。

    “别管他!”

    “先集火干掉御兽!”

    听到老大的命令,几人连忙爆发出体内的武者之力,举起手中的长剑,冲向那头被摔得眼冒金星的灰狼御兽。

    “嗷……呜”

    感知到危险,灰木虽然处于头晕眼花的状态,却依旧朝着旁边翻滚,避开了武者们的第一轮攻击。

    然后它站起身,想要反击眼前的敌人,却感觉四肢酸软,浑身无力,根本抬不动爪子。

    什么

    不就是摔了一觉吗

    怎么像是和母狼大战七天七夜一样疲惫至极

    此时,灰木的脑海里混乱成一片,所以根本没想到。

    自己的“肌无力”状态并非摔出来的,而是中了极其隐蔽的阴招。

    至于它的主人……

    作为一个人类,还不是身体强壮的武者,这高空抛物式的摔法直接把张云震出了脑震荡,差点人都摔傻了。

    自然。

    他现在比灰木还懵逼。

    根本意识不到自己现在处于什么状况。

    正所谓。

    趁你病要你命。

    几个武者大显神威,追着浑身无力的灰狼御兽穷追猛打,其他的武者也从四面八方包抄过来,一起围攻陷入“混乱”状态的灰狼御兽。

    明明灰狼御兽的实力足以和这些武者正面硬刚,却硬是被打得抱头鼠窜,怀疑人生。

    但这一幕却让何文熙感到不妙。

    你们就不能随便分出一个人手,先一刀宰了没有还手之力的墨镜男,再一起来围攻他的御兽吗

    就这么把他晾在那里。

    等他缓过神。

    重新接过灰狼御兽的指挥权。

    并施展御兽师能力。

    再放出全新的御兽进行作战。

    指不定就翻车了呢

    不过……

    这几个武者既然没发现灰狼御兽隐藏实力的特点。

    很可能也猜不到墨镜男不止灰狼这么一只御兽。

    因此,他们错误地认为,一个摔傻的御兽师不足为患。

    不如集中火力优先秒了威胁最大的c位。

    等完事了再来慢慢“宠幸”他。

    当然。

    也有可能。

    这几个人是慌了神。

    现在他们的眼里只有那个速度快、体型大、阶级高的强力御兽。

    害怕被它恐怖的高移速秒杀。

    于是。

    众人下意识地把注意力放到了灰狼的身上。

    从而忽略了威胁性较小的墨镜男……

    但是。

    不管理由怎样。

    这些武者的决策毫无疑问是错误的。

    哪怕他们假装去攻击墨镜男,吸引灰狼御兽进行掩护,减少它的走位范围……那也比完全不管墨镜男的好。

    正想着。

    局势再一次发生改变。

    “主人……抱歉,我搞错了!”

    “那个戴眼镜的白衬衫没去攻击灰狼,他走的方向是那个男人,看样子是想先杀了他。”

    嗯

    戴眼镜的白衬衫

    原来如此,这家伙刚刚的命令,并非是想无视陷入“debuff”的墨镜男。

    而是为了避免队伍陷入混乱,才用最简短的命令,来完成更多的操作。

    详而言之。

    就是。

    你们几个先上去卖,我来打收割,拿人头,大家分工合作……

    明白了武者老大的想法,何文熙也不由地松了口气。

    只要能杀死墨镜男。

    就成了。

    而后,戴眼镜的衬衫男来到张云的面前,毫不犹豫地举起手中的砍刀,想要一刀斩下对方的头颅。

    看他咬牙切齿的样子,似乎对张云恨之入骨,有无数的话想和张云说,并狠狠地嘲讽对方一顿。

    但他还是忍住了。

    手起刀落。

    呼!

    迷迷糊糊倒在地上的张云什么都没反应过来,就领了盒饭,脑袋跟皮球一样,连续滚了好几圈。

    那溢出的鲜血也将水泥地浸湿一大片。

    显然死得不能再死了。

    可悲啊!

    如果这家伙没有对何文熙动歪脑筋。

    今天他肯定能全身而退,并利用自己的身份和人脉,找到这群武者,反杀对方。

    凭借他的意识和手段。

    以后未必不能混到上层,入住到高贵的中心城,成为一名光荣的贵族。

    然而。

    这世上从没有如果。

    张云的一步棋走错,就注定了他满盘皆输,没有反水的机会。

    “只能说……”

    “还是不够谨慎……”

    “换我的话,一定会先假设对方发现了我的目地,观察四周,看有没有被监视什么的……”

    旁边的红玉不明所以:“”

    “发生啥了”

    何文熙坐到山林的草地上,一边和神秘御兽远程通话,一边说道:“晚点跟你说,你先去干点别的事,别退出副本。”

    “哦。”

    红玉已经习惯了何文熙的神神秘秘。

    所以她也没多问。

    躺就完事了。

    另一边,戴眼镜的白衬衫虽然干掉了张云,整件事情却没完。

    那头剩下的灰狼御兽依旧威胁着他们。

    其中一人问道:“老大,解决那家伙了,咱们还不撤吗”

    旁边的人大骂道:“你小子傻x啊这头狼的速度那么快,不先干掉它,等会被它缓过神,不追着咱们的屁股一口一个弄死咱们”

    戴眼镜的白衬衫也说道:“别废话,赶紧杀了它,咱们再离开这里!”

    众人回道:“收到!”

    接下来,就是少儿不宜的血腥镜头,那头昏昏沉沉的灰狼御兽步伐左摇右摆,动作缓慢,根本避不开那十几个武者犀利的招式。

    最终。

    它身中数十刀,鲜血狂飙,不甘地倒在地上,只剩下最后一口气。

    但它并没有选择立即闭眼,而是一步一步,艰难地朝着自家主人的尸体爬去,想要在死前依偎在主人的身边。

    毕竟。

    在这个悲催的末日。

    人们唯一可以绝对信任的,就是自己的本命御兽,它们是百分百不会背叛自己的忠诚伙伴。

    无论张云有多么阴险狡诈。

    他都会对这只名叫“灰木”的御兽好一万倍。

    灰木也肯定对他忠心耿耿。

    所以,白衬衫头目猜测到了灰狼御兽的想法,知道它重情义,不想让主人孤单地离开人世。

    便很通情达理地下令道:“别管,让它爬,我来收尾。”

    紧接着。

    等到灰狼御兽爬到张云的尸首旁边,轻轻舔舐主人的右手,眼神中流露出悲伤之情的时候。

    戴眼镜的白衬衫没有任何废话。

    直接手起刀落。

    麻利地一招结果了它。

    “好了!”

    他转过头面向那帮只受了一点点轻伤的武者同伴。

    “我们走吧!”

    “三弟的仇已经报了!”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