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二哈小说>书库>玄幻魔法>异域神州道> 第二百五十四章 族裔(4)

第二百五十四章 族裔(4)

    宽大的大厅中,各处分散着三三两两的桌凳,中央的小小舞台上,一个年轻女子正在和着幻术的音乐吟唱,声音清脆婉转,这女孩一头披肩的乌黑长发中,一双略有些尖的耳朵凸了出来,能看出似乎有些精灵血统。女子闭着双眼,身体随着音乐微微左右摇摆,唱得很投入很专心,周围的幻术的灯光闪烁成五彩的光柱,在她身边旋绕,看起来如梦如幻。

    一曲终了,灯光亮起,掌声也跟着响起,上面的年轻女子巧笑倩兮地对周围鼓掌的观众点头致意,然后小鸟一般地从舞台上跑下,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周围的几个年轻人都对她送上掌声和赞许。

    “赛丽尔,唱得真是太好了!”

    “你真的不该去做事务员,应该专职学习戏曲艺术,说不定能和那位尤利西斯小姐一样出名。”

    “是啊是啊,可惜公爵大人没听到你的歌声,否则一定会被你迷住的。”

    风吟秋也跟着周围的人一起鼓掌,点头微笑。这一桌年轻人都是黑发黑眼的神州族裔,正是陈三士应风吟秋的要求叫来的,包括那个刚刚去舞台上唱歌的年轻女子。他们都是因克雷土生土长的神州族裔,基本上都是从爷爷那一辈就来到了因克雷高地,乃是标标准准的因克雷人,甚至包括那个叫赛丽尔的女孩在内都夹杂了些亚人类的血脉。

    “嘿,这位风大哥,觉得赛丽尔唱得怎么样?西海岸那边能听到这样美丽的歌声么?”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用有些鄙夷的眼神看着风吟秋。

    “唱得不错。只比尤利西斯小姐差一点而已。”风吟秋一笑点点头,能够感觉到这些年轻人当真是年轻气盛肆无忌惮胸无城府,虽然是陈三士叫来的,但显然并不是受他指使,应该是他平日里也有交往的朋友。

    “西海岸那种地方也能听到尤利西斯小姐的歌声吗?”那个小伙子一脸的不相信。

    “篆刻了幻术法阵的水晶吧,应该也是有流传过去的。至少西海岸到奥罗由斯塔比我们这里近多了。”

    “哼,那种幻术水晶的声音,其实我就觉得还是赛丽尔唱得更好听。”

    “你们别胡乱吹捧了。我可不能和尤利西斯小姐比。”那个叫赛丽尔的女孩摆摆手,但是脸上还是微有得色。“想要完美地记录下现场声音的至少需要五环的奥术才行,用来铭刻法阵成本太高了,没人愿意那样做。现在流行的幻术水晶都是二三环的奥术……只希望尤利西斯小姐什么时候能来因克雷吧,我真是想亲耳听听她的歌声。”

    “放心,也许用不了多久。”风吟秋微微一笑。“我好像听他们说过要来因克雷,说不定现在正是在来因克雷的路上呢。”

    “哈哈,明显是胡说八道了不是?”那个年轻人一拍手掌,很高兴抓住了风吟秋语言中的破绽。“就算是在奥罗由斯塔,歌姬尤利西斯的行踪和真实身份都是个谜团,连很多大贵族都弄不明白,你怎么可能知道的?”

    风吟秋一笑,并不多说。这时候陈三士快步从外面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在风吟秋旁边的座椅上,笑着问:“哎,工头就是事多,这下工之后也不得清净,让我连赛丽尔小姐的歌都没福气听完……怎么样,风兄弟,这因克雷的酒馆和你们那边有什么区别么?可还玩得习惯?”

    “的确要比我们奥斯星城的富丽堂皇多了,也热闹得多。”风吟秋点头。

    “但是这位风大哥都是一副不怎么开心的样子。”那个找茬的年轻人立刻跟上。“肯定是不怎么习惯和我们一起喝酒了。”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都没和大家仔细介绍清楚就出去了。”陈三士满脸的笑容,很熟络地把责任揽到自己的身上来,然后又将手放在风吟秋的肩膀上拍拍。“西海岸那边保守得很,风兄弟只能成年后去南方军团学习奥术,即便这样他也已经触碰到了第五层的魔网,正因为如此你们猜也能猜到,他的学习过程必定是极为刻苦的,哪里还有时间来玩乐?所以肯定也就是对我们这边的玩法不大习惯了。”

    “五层魔网也没什么了不起……”那爱找茬的年轻人闷闷地喝了一大口酒,低声嘀咕着,这副神情却说明五层魔网对他们来说其实确实算是了不起的了。

    “那风大哥到了这因克雷来,可就真是来对地方了。这里只要是有才华有天赋的人,就一定会得到展示的机会。比如我们在座的这几个,谁的爷爷辈父辈不是曾经没机会学习奥术的大正遗民呢?现在大家都在因克雷学习了奥术,有了事业和地位,或者是在魔像工坊中担任匠师,或者在公爵府担任事务员。随着这因克雷的日益壮大,大家肯定也有更远大的前程。”

    赛丽尔笑得如春花一样地灿烂,一双美目中也放着别样的光芒,看着风吟秋似乎有些崇拜和仰慕,又带着些其他暧昧意味的光芒:“去南方军团的短短自学就能触碰到五环奥术,实在是太了不起了。风大哥有这样出众的奥术天赋,日后必定能一飞冲天,成为因克雷中我们这些大正遗民中的翘楚。不过风大哥也不要只醉心于研习奥术,还是应该和大家一起多玩玩,否则岂不是浪费了大好的青春时光?”

    “正是,正是!在此预祝风兄弟鹏程万里,日后可不要忘记了提携我们才是!干了,干了!”

    “就是,今天一定要喝个痛快,为庆祝我们大正族裔中有风兄弟这样厉害的人。”

    其他几个人也举起酒杯起哄,只有那个爱找茬的年轻人闷闷不乐,显然是赛丽尔的这个态度和眼神让他的心情更加地恶劣了。

    风吟秋也举起酒杯将其中的酒一饮而尽,不过对这些年轻人的热忱邀请来说实在提不起兴趣,经历了足够多的风刀霜剑艰难困苦生离死别,就不可能再对这些小孩聚乐般的玩耍享受有丝毫的兴趣,那是装都懒得去装了。他就只能是笑笑说:“多谢诸位的抬爱。只是风某从小家教颇严,实在是习惯不了大家这样随意自然的玩耍,所以才显得不大合群。不过能在这因克雷认识同胞,实在也是高兴。今天晚上这顿酒我请了,请大家尽管喝个痛快!我这人没什么爱好,却有许多闲钱不知道怎么用,只能请大家来帮我多花花。”

    “好!这句话听起来实在受用!风兄弟这样的朋友我交定了!”

    “风兄弟,风大哥,只凭你这样的气概,日后闯不出天大的名堂来我是死都不信!”

    周围的几个年轻人顿时激动又热闹起来,而赛丽尔的一双大眼睛中的光芒更是越来越亮,旁边那个年轻人只能默默地又大口灌酒,再向酒保示意把最好的酒给多拿几瓶出来。

    等酒保退下,一个年轻人悄悄地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瓶子来,神秘兮兮地对着风吟秋说道:“风兄弟,既然你这样大方,我也不吝啬了。你以前一直都在西海岸和南方军团那些地方,肯定没见识过这种好玩的东西吧。”

    “哦?这是什么?”风吟秋一看,是个拇指粗细的小瓶,里面是浓稠的蓝色液体。

    “嘿,要死了,怎么在这种大庭广众地就拿出来?”另一个人则是有些紧张。“等我们换个私密些的地方再兑酒喝,在这里万一被人举报,那可就得去城防队蹲两天大牢了。”

    “哈哈。你放心,来这里玩的谁没有喝过这东西?我这一瓶都是城防队的兄弟卖给我的。”那拿出小瓶来的那个青年却是一脸无所谓,转而对着风吟秋解释:“这可是好东西。可以让风兄弟你这样不习惯享受生活的人彻底放开心中的枷锁,完全地投入到快乐幸福的享受中去。”

    “这是迷幻药剂?”风吟秋微微皱眉,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虽说没亲自喝过,却早就有所耳闻,那是炼金术士配置的迷幻药剂,据说可让人进入如梦似幻的极乐之境。这种东西早在奥术帝国的时候就被追求享受的奥术师们发明了出来,曾经风靡一时,后来虽然被帝国明令禁止,但暗中却一直长盛不衰,甚至一直等到奥术帝国灭亡这东西也没消停过,奥罗由斯塔中就有不少法师喜欢喝这东西。

    “放心,这可不是那些学徒作坊弄出来的便宜货,绝不会上瘾也不会迷糊。等会我们大家换个地方慢慢享用。”那青年得意地一笑,又重新将药水塞入怀中。根据奥术帝国上百年的研究和改进,这些东西的副作用据说已经被彻底消除,对身体精神都没有任何的负面效果。只是站在领导阶层的高度,自然不希望人们将精力和资源投入到这种没有任何正面作用的娱乐上,所以不管因克雷还是奥罗由斯塔,对这种药剂都是明令禁止,但现实中执行却是个大问题,也就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风吟秋摇摇头,这东西本身再是说的没什么副作用,但纯粹的享乐本就是最大最深的毒药,虽然早知道这些因克雷的年轻人多半会是这样,他还是忍不住说道:“这些玩乐之事偶尔为之则可,所谓玩物丧志,何必花费太多精神在这上面,沉湎其中难免会让人心志迷乱软弱。”

    “嗨,风兄弟你这还真是大正味十足的口气,和我爷爷一个模样。”

    “正是正是,这一点真是装不出来的。我爸我爷爷全是这样。”

    “赚了奥金当然就是用来享受,要不拿来做什么?公爵大人不也是天天宴会,各式各样的美女如云?说不定他也喝这些药剂呢,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

    “不过风大哥这样有了钱却不喜欢享受的朋友,确实还是不错的,如果你们全都是这样那就好了。”

    一桌的年轻人都哄笑起来,虽然都没什么恶意,但显然也都觉得不以为然。赛丽尔却笑着问道:“难怪风大哥能这有快就有这么强的奥术水平,不过人努力奋斗总要是有个目标的吧,总不能因为努力而努力,那岂不是成了只知道运转的魔像了?”

    “那你们觉得目标应该是什么?”风吟秋问。

    这个问题让桌上的年轻人互相看了看,都露出那还用说的表情,一个年轻人笑着说:“那还用说,就是赚更多的奥金,当上大工坊主或者是有个大大的农场,要么就是去发掘一处新矿脉然后承包下来。”

    “然后呢?”风吟秋又问。“当上大工坊主大农场主什么的,赚了用不完的奥金之后呢?”

    几个年轻人互相再看了看,其中一个说:“那就是想办法进入公爵府……不,最有实力最有权势的工坊背后其实都是有公爵府的影子的,最优秀的人才也会被公爵府聘用,总之进入公爵府的决策层,就是真正掌握因克雷的核心了。”

    其他几个年轻人也都互相点头,显然也都赞成这个说法。商人有钱之后都会向着政客方面转化,相比起金钱,政治才是更深层次更根本的力量,这在神州也是差不多的道理,真正的世家大族都是手握大义名器能使动军政之力的存在,平日间摆在台面上的豪富巨商不过都是被驱使的走狗而已。

    “然后呢?”风吟秋却又继续问。“若是你们真的就能进入公爵府,成为能影响因克雷局势的真正实力派人物,之后又要做什么呢?”

    这下几个年轻人面面相觑,却是都有些茫然,很显然从来就没想过这样的问题,对他们来说梦想就是做得大工坊主那个层次了,什么进公爵府成为因克雷真正的核心都是口头上随便说说而已,连想都不敢去想的。愣了几秒,才有个年轻人嗤啦一笑,说:“都到了那地步还要去做什么?当然是享受了。”

    “风大哥是不是要说应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一边的赛丽尔忽然说道。

    “你居然还知道这句话。”风吟秋有些意外,这女孩连名字都没有神州族裔的味了,却还知道这句儒家名言。

    “我听我外婆说过,我外婆家里就曾经是大正朝的读书人,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赛丽尔吐了吐舌头。“不过那是不是太吓人了?治国平天下,难道要建立一个比奥术帝国还更伟大的国家?”

    “那只是一个说法罢了。”风吟秋摇摇头。“最重要的是做好自己。把自己做好了,其他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事。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

    “什么意思?每个人本来就都是在做好自己啊。”几个年轻人面面相觑,一脸疑惑不解的样子。边上那个一直给自己猛灌酒的则是嗤声笑道:“咕哝玄虚,莫名其妙。那一套若是真有用,家里老顽固们也不会逃难到这奥罗大陆来了,也不会在西海岸那边过不下去,跑到这因克雷来才活过来了。”

    风吟秋微微摇头叹气。远离神州道统,这些在异域长大的年轻人的精神面貌思维方式已经完全是欧罗大陆的土著,纯粹的工匠法师因克雷人了。毕竟这术器之道不指人心,一道无所不能的魔网就将一切都遮断了,连先天的概念都没有,也就没有观照自身天人合一向上之途,一辈子都在外物上打转转,被自身欲望所驱使,说得难听些和笼中长大的鸡鸭无异,纵有些心性天赋不凡的,成长在这样的环境中也不知该向何处去。

    不过这些背后的关窍也不是简单几句话能说清楚的,而且即便是神州道统中,熟读圣贤书数十年的依然有大把人沉迷声色犬马名利权情不能自拔,否则也不会有魔教趁势而入席卷天下。这是人道洪流大势如此,中士以下且不能语上,何况庸庸碌碌的普通人。

    除了一开始,陈三士都没怎么加入对话之中,只是一脸笑容地看着风吟秋和这几个年轻人聊天,眼看风吟秋似乎有些意兴阑珊,他也微微露出失望之色,将手背在身后打了个手势。

    几分钟之后,四个一身制服的人直接撞开酒馆的大门走了进来,所有喝酒作乐的顾客看了都是一愣一惊,这四人身上的制服说明了隶属于公爵府,脸上全都是精悍蛮横之气,关键是后面都跟着两具魔像。

    这带着魔像的四人径直走到风吟秋他们这边来,为首的一个瞪着桌上的几人,扫视了一圈之后说:“有人举报你们私藏迷幻药剂,这违法了公爵府的禁令,现在全都给我站起来靠墙站好!”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